​“百花小开本”限量数字藏品MetaPocket上线34秒被抢空

“百花小开本”限量数字藏品MetaPocket上线34秒被抢空

据北京青年消息,11月22日,“荣程·百花文艺周”之“百花小开本”分享会暨数字藏品首发式在津读书苑举行。“百花小开本”数字藏品于当天上午10时在藏韵旗下口袋数藏平台(MetaPocket)正式发行,全球限量2000份,仅34秒即告售罄。

c995d143ad4bd113cae25e26515ee9044afb05f7

20世纪80年代初,百花文艺出版社首创了一种小32开特型规制的散文图书,当时并无特称,后为藏书家、文化学者共同命名为“百花小开本”。“百花小开本”诞生后,至80年代风靡全国,荟萃了孙犁、季羡林、巴金、冰心、冯骥才、宗璞等名家名作,被视为中国当代散文创研的精神地标,在藏书市场多次造成洛阳纸贵、一册难求的风潮。

分享会上,百花文艺出版社总编辑汪惠仁首先回顾了百花与散文的深厚缘分:他说创刊于1980年的《散文》和创刊于1993年的《散文海外版》,作为连续出版物对于读者、作者的影响颇深。尤其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至2000年左右,两百余册规模的“百花散文书系”构成了前无古人的散文知识谱系。而这一切,汪惠仁认为,都与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“百花小开本”有关,可以说“百花小开本”为百花的散文出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377adab44aed2e739d483fb2a6f0ec8085d6fa83

南开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刘运峰先生分享了他个人“百花小开本”的读书与收藏故事,从1987年至2010年,他陆续收集“百花小开本”共计100种。刘运峰还从专业文学史、出版史的角度,对“百花小开本”产生的历史背景、装帧特色以及繁荣原因做了深度分析。

资深美术编辑郭亚非从三个方面谈了“书妆”之美:“百花小开本”异型设计在我国20世纪60年代开书妆创新先河;当时的“百花小开本”设计师多为国画家、插画家、装饰画家、漫画家等,完全手绘,因此其封面绘画风格呈现多样性;另外铜芯版技术、专色印刷使得封面呈现版画效果。

ca1349540923dd545a5ba963dff8fed59d824888

最后,汪惠仁现场展示了孙犁《澹定集》及宗璞《丁香结》的封面设计手稿。他总结说,那个年代生产工艺非常繁琐,设计师本身就是艺术家,他们十分了不起,愿意俯下身子,做一些笨活儿,因此“百花小开本”数字藏品不是单纯的一个图书封面收藏,更是对于一个年代的致敬。

“百花小开本”数字藏品于2022年11月22日上午10时在藏韵旗下口袋数藏平台(MetaPocket)正式发行,全球限量2000份,仅34秒即告售罄。

(友情提醒: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。阅读者据此操作投资,风险自担。)